古都科技资讯网--信息创造价值,科技驱动未来!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QQ:732968440

古都科技资讯网

贝壳找房彭永东:传统产业转型要把用户放在第一位

时间:2018-11-09 15:47:04    作者:新浪科技    来源:新浪科技

贝壳找房彭永东:传统产业转型要把用户放在第一位

11月9日午间消息,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浙江乌镇举行,本次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在大会现场接受了新浪科技等媒体采访。

今年4月,贝壳找房正式推出,从原本做链家的品牌,到如今做平台,彭永东认为贝壳干的事情是在互联网里面去重构产业。“传统就是成交能创造价值,互联网就是给用户创造价值,而贝壳的核心是重塑在产业里面要达成共同认知。我们希望推动的价值主流是消费者是第一,经纪人是第二,是你的客户,品牌第三、平台第四。”

“以前做链家非常简单,”彭永东发现,行业结构发生变化后,倒逼了整个组织思维发生变化,“目前消费者感觉贝壳跟链家差不多,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会越来越不一样,这件事情可能需要些时间。”

今年租房市场出现了诸多乱象,彭永东分析称,核心是中间的“B”出了问题,“因为今年全中国租赁市场是一万亿的,我们预计未来五年会到三万亿,会有比较大的增幅。在这个过程中从无序到出现问题,需要更多地去引导,定规则,对贝壳来说是最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定一些规则的。”

谈及VR看房的功能,彭永东认为,“今天VR很多都是谈概念的东西,但未来VR对行业的改变会非常大”。

对于传统产业的智能化转型,彭永东建议,“核心是所有东西界定是不是成功就一个标准,所有的价值、选择、组织结构、规章制度任何规则的判断,是不是以用户的满意为第一类。”

以下为采访实录节选:

媒体:今年4月份正式转型为贝壳找房,到现在半年时间,您觉得这个过程中改变了什么?

彭永东:我认为贝壳干的事情是在产业互联网里面去重构这个产业,这个产业怎么重构?第一所有的结构的变化,结构的调整到最后全都变成价值这件事情,很多人理解不一样。互联网我只要给用户

创造价值就是价值,什么叫传统?传统就是成交能创造价值,互联网就是给用户创造价值,这两个价值在一块就冲突,他们达不成共识,价值中枢不一样了,所以我们贝壳核心是重塑在产业里面要达成共同的认知,何为价值?这里面很多理解大家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们今天说用户第一,但实际上我认为很多谈用户第一的时候是没有做到的,包括我也认为,今天贝壳做的很多事情,定的规则也容易冲突,就是用户第一和经纪人第一,到底两者之间的冲突到底谁第一?这也是规则问题。就是说这两者之间我们在一边走,在一边打磨规则。我跟他们聊,你做平台的认知是什么?因为以前在做链家,做品牌是非常简单的,因为它的价值中枢和规则的边界很容易界定,因为平台是容纳更多纬度的价值都在平台上存在,才能称之为平台,因为能容纳更多,但你的价值主流就一个,只能这波人,那你只能靠巩固,以前做链家非常简单。

倒逼整个组织思维在发生变化,底层主流价值观的变化这件事情总是这样的,大家说说有道理,但是遇到具体冲突还是这样,智能在过程中不断地去调整,我们今天聊的很多事情全是在规则和冲突。因为整个行业结构发生了变化,根本变化是加了一层,以前是品牌、店,现在是平台、品牌、店,加了一层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结构发生了变化。最后回到一点,所有价值只有一个原因,把用户放在第一位,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是一个培训学校,我们怎么给行业制造好的服务者,大家有能力同时价值观正。所以我认为这几个月比较大的感受。

媒体:到底是有什么契机让你觉得必须要做转型?

彭永东:任何组织都生存和发展,当他面临巨大挑战的时候。2014年当时我们想把链家打败做一个互联网。当时还面向发展,因为增长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如果一个组织不增长,就意味着所有人将没有未来。因为人才的价值会得到重新配制,人才跟水一样,价值能得到发挥。你要想怎么去增长?无非两个思路。这个世界上没有增量,都是我的敌人,用暴力摧毁的方式;第二个方式是带他一块来,这两个思路我第一认为是这样的,这个当时我有一个假设,就是自己玩和带别人玩,这波人会不会被改变,因为我们的链家以前只招新人,教他怎么正确做事,这个是不容易改的,他今天这么做明天还这么做。第二我们没能力改变老人,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干。

大家都有边界,这个边界就是能力边界和利益边界,如果你的利益边界过大,因为你能力做不到才做封闭,是你能力的问题。

媒体:贝壳从4月份到现在发展的速度包括规模符合您的预期吗?

彭永东:我们大家有判断,到年底我们要说什么事,现在贝壳流量的增长和店增长差不多,有些是我原来没期望到的。这个规则本身的适应度没法打分,只能靠评估。包括我们自己团队能力的迭代,第一规则本身的迭代包括我们自己团队的成长,我认为还是有距离的。我们被整个倒逼着往前跑,但是在表现上应该差不多。

媒体:现在贝壳跟链家两个平台,这两个平台大概是怎么样的?就是您会投入精力的比重,未来会考虑完全打通吗?

彭永东:你可以理解为贝壳和链家,链家网的App本身也是平台的一个可以调拨的流量,实际上可以理解为今天贝壳九百多万,链家六百多万合在一起,是整个的流量资源。

消费者感觉贝壳跟链家差不多,好像也没什么差别,主线都没有特别大的差别。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会越来越不一样,这件事情第一可能需要些时间,就是说对于住的类目能成为一个入口,这件事情贝壳会成立一个。

媒体:VR看房这块在用户的体验是很好的,改变用户看房的方式,未来还会使用哪些新技术来改变咱们平台服务客户的方式?

彭永东:一个事情做的很深很透不太容易,VR也是刚刚开始。所有企业一样,你做了三年以后我们回顾一下做什么事是正确的?你发现没有很多是对的,你有一件事做的很强就可以。VR对行业的改变会非常大,所以我们今天做事是这样的。像VR、AI是很重要的力量。但是他们都没数据,本身我们也不会特别念这个事情,只要有任何新的东西对我有帮助,我们绝对不拒绝,绝对不拒绝任何能给你带来好的地方。

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三年时间我认为是打不透的。所以VR有很大的交互优化的空间,因为不同的人喜欢,浏览习惯、特点、交互的方式,有好多好多可以优化的地方。

媒体:像您刚才提到的VR看房包括卖房的平台,其实都不能算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变革,您说要颠覆这个行业的根本在哪儿?

彭永东:就是说其实今天VR很多都是谈概念的东西。一个概念能落下去并没有那么容易,或者它要去做很多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很多新的东西应该是真正的用下去,核心是改变了整个交互。不仅仅是一个摆设,或者说在过程中可有可无,因为东西可有可无对产业没有本身的变化。所以像VR,它要真正的使用,在这个过程中能带来很多变化。比如今天像成都80%都是VR,他是投资最大的资源来做这个事,而不只是个概念。比如我们在VR上投入根本说不上什么KPI,但是它的投入是比较巨大的。这件事情总是一步一迭代,我们今天拍了40万套房流量,每月新增10万VR数据,就是说发现一个有意思的行为,这种户型50万,每个户型之间是有相似指数的,发现冰箱、床、沙发在这种户型里面都是怎么摆的都是有规律的,包括壁纸,都是有40万套的数据。很多人做的室内设计一大堆,其实都非常缺数据本身,所以我第一认为像这样的东西,很显然也很难。我觉得对贝壳来说我们谈的更多的是我们认为要坚决投的事情。第二个就是为时尚早,等真把VR用到场景里面,因为我认为每个人买房都有矩阵的,所以我一直想通过一个团队把这个搭建出来,因为我觉得任何一套房子有任何变化,对于这种数据的应用还尚早。

媒体:今年租房的问题比较多,您是如何看待今年租房市场出现的这些问题?

彭永东:因为租赁今年全中国是一万亿的,我们预计未来五年会到三万亿,会有比较大的增幅。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这个产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个产权属于大B,或者属于政府,分散式供给所有的供给侧都来自于个人,今天来自于个人得占比超过90%,来自于大B只有10%,未来C和C之间,分散式供给有两种路径,一个是居间模式C2C,还有公寓模式,C2B2C。今天在租赁里面出了什么事?C2B2C的B比较野,因为你来租房你先交钱,交钱再拿下一家房,然后我再拿你的房给下家房,就是这个小B实际上是没有规则的,没有监管的,所以造成了套利的市场,因为这也是市场混乱的所在。今天我自认为未来得租赁C2C、C2B2C的模式会存在,中间的B不是谁都可以帮的,因为在这个市场里面产业变化是这样的,从无序到出现问题,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拍死的,还有一个路径是怎么去引导,怎么去定规则,怎么在行业里面做的还不错的那些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因为对我们自己来说是最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办法一些规则的。今年主要是B出现问题,这是核心的所在。

媒体:您认为现在称职的B是什么样?

彭永东:所有的资金这件事情一定是要透明监管的,这个资金的使用,是要被监管起来的。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拿去套中间就没有了。这是核心的东西。市场上其实做的也有做的不错的。贝壳也在做尝试,中间的小B如果想入驻在平台上要做监管,就要做一些承诺,比如说租户不租了要把押金退回来这种机制。

媒体:现在的数据你们会考虑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生活服务的民生吗?就类似于以前万链这种,家装、家政这些?

彭永东:家装我们会上,短期家政我们不会特别的介入,搬家、小装小修这些都是比较供给式比较稀疏,需求也比较稀疏的,这些我们可以尝试。

媒体:今天上午听了互联网你的演讲您提了一个观点,您说中国的居住行业正在向互联网向物联网转型的过程中,像未来物联网化的生态下,家居行业有哪些增长点?

彭永东:人和人的连接,人和物的连接,都在谈连接,我认为这个世界会变成这样实体不动了。大家都拍实体,今天就是说实体是一个一个点,这个点可能是房子、车等等,重要是连接。在这个过程中连接造成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所以从这个过程中,今天很多物是比较简单的物,连接背后是感知,我和你连接后我很容易感知,所以怎么能更好的感知这个物,因为越容易感知我就越容易判断,越容易做决策,数字化的还原。房子是数字化表达非常的难,变成是感受这个力量,互联网有没有可能被替代,替代这种感受。所以这是今天大家做互联网,物和物之间也有感受,完之后核心还是回到人,人是主角,所有物与物的连接都是帮人感受这个世界。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在这个房产的服务里面,人和人的感受,人和物的感受差异还是依然的,所以今天做VR,是为了加强人和物的感受,因为我把这个房子数字化还原越逼真,越真实,确定度至少可以提高30%。人和人的感知要对人本身,服务者的数字化还原,核心都是围绕这个,再往后走,以VR作为核心来承载一些智能化家居的应用都是有可能,但是对我们团队的挑战是构建出来。我们现在做一件事,把这个房子VR看完以后把整个东西全去掉,然后自动的识别家居,可以改你房间的装修,然后可以体验换不同的房子会什么样。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的。

媒体:您认为在传统的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当中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您有什么建议?

彭永东:我认为没有什么传统的企业,因为传统这个词是个挺好的词,如果你能生存下来,你按照原来的方式生存下来就叫传统,你换种新的方式生存下来,在时间的使用上是新的,并不代表传统生存不下来。面对新的一些价值之后,你会不会改变原来的稳定的状态。一旦达到稳定就不想动,其实就是从结构开始,所有人都不想动,因为所有的人都习惯了在这种模式底下怎么做事。下午的会大家一起拍照,这个高的场,都有一个结构在。我认为打破这种结构很容易,传统的思维他想的是为什么打破?以前的互联网杀进来,都要握手言和,那又回到根本问题。所以传统企业传统思维为什么变?过程中要么感受到一种没有感受到威胁,要么他有更大的使命和愿景,如果没有这两个加入,如果他是被逼的,我认为十有八九是搞不定的。因为如果是被逼的,往往都很变形,逼的时候他就会病急乱投医。实际上它不是真正的核心,核心是所有东西界定是不是成功就一个标准,所有的价值、选择、组织结构、规章制度任何规则的判断,是不是以用户的满意为第一类,如果是你就非常牛,因为所有技术都为你所用,如果你不是你就会排斥那件事,所以传统思维所谓的变可能也基本变不下去。它只要一改变结构,突然你发现这个内部组织是最大的。就说这一做,好的东西没出来,坏的东西全出来了,好的东西要等很长时间才出来。所以结构把你拉回来,破费结构不太容易。

媒体:转型贝壳找房,您当时的愿景是什么?

彭永东:其实我们想做一件事,就是我们这波人到底被什么所驱动的?说实话我自己被驱动的就是说,我认为如果消费者本身,如果我朋友说链家朋友挺好的,第一我会很开心,如果说体验很差,我就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这是我的驱动,如果消费者真的很满意我,我会很开心的;老左的是如果整个行业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他会被激励。`

是不是比如做北京做的比较好就差不多了,我们非常正式的聊过这个问题,如果大家都不愿意折腾,那就干着得了。后来我们发现如果我们真的是让这个行业发生根本性变化还是到2014年。2014年我动作比较大,那段时间种下了一个坚定的一些东西,就是初心。我们的使命里面就要推动行业的正循环,如果这个产业能形成正的循环我们会非常开心,或者我们会被这个事情所激励。

媒体:在这个行业里面怎么样算是线上和线下最好的结合?

彭永东:我刚刚谈过,其实是两波人的融合,这两波人到底是价值观的融合,因为从线上的来说是让用户的体验好,对线下这波人是怎么能做好业务,所以它是有矛盾的,所以线上线下融合的本质是底层的冲突。所以我认为理想是这样的,我们只有一套核心的价值,我们希望我们推动的价值主流是消费者是第一,经纪人是第二,是你的客户,品牌第三、平台第四,这是我们排的次序。大家达成共识,以消费者的满意作为最终的。

这两波人在一起,今天对于整个产业互联网里面我认为是非常稀缺多个视角。线上的这些同事加入的时候,第一你们一定要精锐这个行业,他是有他自己的存在的根本的关键点的,要懂行业,不要进来之后就打破,这是不行的,因为行业的存在有一定的道理。即使你打破你也要知道道理在哪儿,关键点在什么地方。第二个建议是一定不能带沟里去,我后来观察,因为一个组织里面这波人是做产品的,这波人做业务,他们之间的场是一样的。如果做业务的这个场子比较强,做产品的比较弱,基本上用户很难享受到服务。

这个行业里面什么是你认为不合理的?或者说这个行业不应该存在的,应该赶紧打破。在这个行业中对这波人一定要敬佩这个行业,但是也要打破,所以这个是很矛盾的两个点。而且产业互联网的挑战在于它的整个的流程是复杂的,很多角色参与,在整个过程中流程的背后实际上是规则,规则的背后实际上是价值观,所以对产品的经理想做产业互联网,它可不是做PC互联网只做交互,它不只是交互还要做策略,其实现在行业是非常需要的。对他们来说就是要懂行业,然后感觉存在的东西是不对的,但是我们要告诉他们很多东西其实在倒逼这波人。对于线下这波人,或者说传统的这波人主要有两个事,第一价值观的挑战是把用户的满意放在第一;第二个就是互联网,一定要会把互联网当工具去用,不要去排斥它,也不要拒绝它,也不要不想被成长,你要用好这个工具。很多人说在一个组织里面,发现一个特点就是他只要把产品当成甲乙方,我认为基本上是很难做到的。

媒体:在这个行业里大家对贝壳有一个很大的忧虑,你们既是裁判员又是数据源员,这个忧虑你怎么看?这个忧虑是现实的吗?

彭永东:这个忧虑非常现实。我上次去南京找品牌主他有十几家店,我说你愿意加入贝壳吗?他说不愿意。我说你有什么担心?最担心什么?聊到最后一个核心问题我认为是个体解放。这个行业里面创造价值的是谁?我认为这个行业里面价值最小化的创造价值单元是服务者和被服务者,经纪人是服务者,所以过去所有体系里面,这个行业的结构里面所有体系里面都认为,经纪人是我的附庸,我被他牢牢掌握着。所以是个体主义的解放。贝壳在做的时候,我认为服务者有他的个人意识,他要成长,他要进步没办法,因为今天西方个体主义的崛起是一样的,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判断选择自己的发展。你突然发现很多担心是什么,不是担心你想做什么,我聊到最后他就担心这件事我能给他们创造什么价值。

核心是你要想想你给经纪人创造什么价值,所有的稳定结构都是价值创造,不创造价值都不应该存在。

【责任编辑:紫嫣】
频道精选
曾与熊猫直播撕逼大战 如今薪资、数据造假,全民直播凉了?

曾与熊猫直播撕逼大战 如今薪资、数据造假,全民直播凉了?

全民直播一个大热的平台,却在不久前爆出了“拖欠薪资,老板跑路”的传闻。经过调查采访,发现全民的问题远比传闻水深。
互联网 熊猫直播 全民直播
万顺叫车合伙人利益受损奋起举报,有人400万投资打水漂

万顺叫车合伙人利益受损奋起举报,有人400万投资打水漂

许多满怀希望加入万顺体系的合伙投资人猝不及防地发现,他们和万顺的协议并不牢靠,也许还等不到公司上市神话破灭,他们在相应城市的投资就要打水漂。
头条 万顺叫车
戴威的“牌”打烂了 ofo多次传收购 价值从20亿降到10亿

戴威的“牌”打烂了 ofo多次传收购 价值从20亿降到10亿

小黄车的黄不再鲜亮,而是混合着斑驳的铁锈,伴随着变形的车身在荒野中一抹孤独的黯淡。理想褪去后,着上了现实的颜色。
互联网 戴威 ofo
京东双十一数据被爆疑似造假 刷单还是真的缺货?

京东双十一数据被爆疑似造假 刷单还是真的缺货?

11月1日,京东战报称当天下单金额超过258亿元。几乎就在同时,多位网友纷纷爆料在京东下单后遭遇“被退货”、个人京东账户午夜自行下单等异常行为,疑似数据造假。
头条 京东
蚂蚁金服井贤栋:区块链技术将大规模应用于今年双11

蚂蚁金服井贤栋:区块链技术将大规模应用于今年双11

“今年双十一区块链大规模参与,有非常多海外商品和国内商品都是用区块链的产品溯源,相当于给每个产品贴上原产地、产品信息。”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在第二届钱
蚂蚁金服 井贤栋 双11 互联网
FF创始团队分崩离析 盘点那些“叛逃”贾跃亭的明星高管

FF创始团队分崩离析 盘点那些“叛逃”贾跃亭的明星高管

被贾跃亭玩过的至少有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
互联网 FF团队解散 贾跃亭
爱奇艺会是下一个乐视吗?割了毒瘤却难逃亏损深渊

爱奇艺会是下一个乐视吗?割了毒瘤却难逃亏损深渊

爱奇艺两个月前割了已成“毒瘤”的播放量之后,却未能力挽狂澜,而是继续滑向亏损数十亿元、股价持续下跌的深渊。
爱奇艺 乐视 亏损
苹果四财季大中华区营收114亿美元 库克赞非常强劲

苹果四财季大中华区营收114亿美元 库克赞非常强劲

大中华营收同比增长16%,欧洲增长18%,北美增长19%,日本增长34%。四财季大中华的增长速度是2017年年末以来最慢的。
苹果 库克 智能手机 营收
趣店痛失强援:将成功渡劫还是郁郁而终

趣店痛失强援:将成功渡劫还是郁郁而终

这几天遭遇股价连续下跌的趣店,或许早已知道失去蚂蚁金服“援助”后的处境,只是可能没想到市场的反应会如此猛烈。
头条 趣店
BAT区块链往事:人布局,链做棋,几生几灭难出局

BAT区块链往事:人布局,链做棋,几生几灭难出局

泡沫汇聚的当下,没人能预测下一个时代的节奏。但对当下的互联网巨头而言,自我革命的意义远胜于被时代抛弃。
区块链 BAT

2017-2018 Copyright © 古都科技网 京ICP备110325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

技术支持:沿亮科技 www.yanliangclou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