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科技资讯网--有厚重深度的科技新媒体平台!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QQ:732968440

古都科技资讯网

AI医疗鏖战记:BAT们暂时落后,IBM领先了一把

时间:2017-08-27 08:17:27    作者:经济观察报    来源:经济观察报

AI医疗鏖战记:BAT们暂时落后,IBM领先了一把

夏秋之交,人工智能医疗(AI医疗)的火苗,终于燎原。

8月初,腾讯携“觅影”——一款人工智能医学影像产品,正式进入AI医疗领域,主攻早期癌症诊断。

这之前一个月,阿里携手万里云正式发布“Doctor You”AI系统,主攻医学影像诊断领域。

在医疗方面,百度人士称,“不久将会有大动作”。目前,百度所有的业务都在从认知计算、深度分析方面融合和切入。百度内部人士透露,百度医疗已经在和一些医院合作,推进AI医疗的发展进程。

当BAT将AI医疗这把火点得更旺时,实则身后早已经占了数十家AI医疗细分企业。燎原之际,乱象也在孳生,“好多人都在往这儿蹭,原来做移动互联网的融不到钱,现在都说自己是人工智能。”

AI医疗这把火的点燃者是IBM,2016年“沃森肿瘤”(Watson for Oncology,WfO)入华,但这把火真正燃烧起来的时间是2017年5月,伴随着临床医学界“机器人是否会替代医生”的争论,火苗迅速蔓延至各个角落。

这是一个7年之后将达到1270亿美元的市场,在中国,这个市场的容量将于今年突破百亿元,而在明年会翻番超过200亿元。

无论是医疗行业人士,还是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他们都认为AI医疗由于其真正切入到医疗核心的特性,将是真正掀起医疗变革的工具。AI医疗热潮来临,开启一个时代的同时,会结束一个时代。这个时代的赢家并不一定是BAT:在互联网交易时代,流量是制高点;但是在新的时代到来之际,流量已经失去了决定性作用。

AI诊疗之旅

8月22日,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石家庄市)三楼,一间房门挂着“国际智能”的门牌。

这家医院的肿瘤治疗中心主任安永辉称,之所以写“国际智能”,是因为北方人不喜欢听到“癌症”这两个字,这是为了减轻进入这个房间患者的压力。这里是IBM沃森肿瘤的一个诊疗中心。

黄磊说,他选择使用沃森肿瘤,是想母亲在就医这条路上少走弯路。一个星期前,他66岁的母亲检查发现得了宫颈癌。黄磊的求医心理代表着多数患者的共同心声,多数患者都希望快速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式。

使用沃森肿瘤系统前,黄磊母亲已经做了腹腔、盆腔等CT扫描。肿瘤科医生王薇,根据沃森系统询问、再次确认的步骤输入各种参数。参数填好、提交约10秒,系统给出病理结果。

沃森肿瘤系统同时给出多个治疗方案,第一位绿色,即推荐首选性的;依次为橘黄色供参考方案和粉色不推荐。

优先推荐的治疗方案不是手术,是根治性放化疗。安主任说,根据诊断的结果他在往常制定治疗方案时也会剔除手术。

沃森肿瘤优先推荐的同步放化疗方案中,列示了疗程、最高的生存率、不良药物反及发生概率,包括药物禁忌症和具体用药剂量等。页面右上角,是美国斯隆—凯特琳癌症纪念中心编制的相关文献,药物使用则是NCCN指南。据了解,目前,中国的药理论依据大部分也是根据NCCN指南。

橘色供参考治疗方案,相对于绿色治疗方案,资料效果和副作用都会提高。而粉色治疗方案则会对患者的现有健康更加不利,且并发症和副作用大幅提升。

黄磊没有丝毫犹豫地选择了系统推荐方案。

时间远少于预期,按照以往流程,各项检查结束后,医院会组织相关手术科、放疗科、化疗科、肿瘤科等专家们会诊,通常这一时间需要三天,如果遇到某一专家有特殊事件,会推延至4天或者5天。

黄磊算了一笔帐,如果到北京就医,从检查到治疗一个疗程,所有成本叠加或许要到5万元左右,沃森单次使用费5000元。

目前,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的沃森肿瘤系统正在试运行阶段,当地物价局还未定出收费标准。

安永辉称,沃森肿瘤的结论时间短、信息广、案例多、治愈率和用药情况等明确,正中患者的内心。这也是患者们快速接受的主要原因,到目前预约人数开始排队。安主任称患者们的接受程度,远超出他的预期。

3月28号,百洋医药与IBM签约,成为沃森肿瘤的中国独家代理商,并于4月19号正式进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肿瘤医院院长张晓春称,今年初开始多次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最后与百洋医药签注了合作协议。4月27日,沃森国际肿瘤诊疗中心开诊,接诊了第一批病人。

张晓春称,沃森肿瘤接诊的33例肺癌病人,MTT专家做的治疗方案和沃森给的方案进行比对,得到的结论一致率是96.8%。

这一消息迅速在业界传开,AI医疗的火正式被点燃。业界纷纷讨论,临床医生们是否会被机器人替代,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预约沃森肿瘤。

AI医疗大火迅速蔓延,在中国,沃森肿瘤的会诊中心已经达到了120多家。百洋集团创始人付钢称,AI医疗会颠覆整个医疗。

IBMWatson Health中国区总经理郭继军称,IBM内部特别不喜欢人们把沃森肿瘤系统叫做沃森医生,因为沃森的开发是给医生做伙伴,提高医生的诊疗水平,而不是取代医生,沃森肿瘤非常精确的定位是医生伙伴。同时,沃森肿瘤具备了逻辑、推理、认知的方法。

互联网医疗的落寞

一些人工智能领域企业人士认为,AI医疗的出现,或将推动互联网医疗时代的转型和结束。互联网医疗时代,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说,这是PC时代的梦想,但这个梦不深入,做不大,下一站是人工智能时代。

互联网医疗时代,以模式创新为主要形式,仅对供需匹配的过程进行优化。企业们的切入点主要是诊疗服务、咨询服务、信息服务。付钢、云知声智慧医疗技术负责人刘升平认为,那些没有介入到医疗的核心。

刘升平称,互联网医疗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医疗的一些运作模式,但是它并不去真正地触及医疗诊断的核心问题,比如怎么提高诊断效率,提高诊断的准确性。

政策和法律因素,成为互联网医疗落寞的触发点。

这一时代,监管部门并不满意越来越复杂、无法监管的线上诊疗等现状。2017年上半年,《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两份文件,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发展的遏制令。两份文件,直接将热燥一时的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叫停。

这两份文件之前,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风起云涌,仅2016年第二季度,互联网医疗的投融交易就达60起,融资额达9.7773亿美元,环比增长83.1%。

阿里、好大夫、微医等十余家企业在全国各地布局互联网医院。

随着两份文件的出台,涉足企业们开始转型,阿里已经转向AI医疗,微医则转向了传媒领域。而这一领域的押注者们损失也很惨重。

一些转型不及时、无法转型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出现死亡潮。从2011年开始,国内诞生了约千余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分布在健康保健、寻医诊疗等10个领域。动脉网2016年对66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调查时发现,有38家死亡。这38家企业共融资1000万美金。

这些互联网医疗企业无法转型的一个因素是AI医疗的进入门槛。蛋壳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宗宇称,一家AI医疗企业的投入将在2000万以上。要想顺利运行,能活下去,加上前两年的市场沉淀和积累成本,“怎么也得上亿元的投入”。

多位押注者——投资者们则称,互联网医疗失败的原因是没有找到医疗的本质。

过去的几年,高特佳看了200多个项目,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董事长蔡达建称,很多互联网医疗公司,没有触及医疗的本质,没有解决核心问题。他们只投资了1家。这家公司投的是慢病管理和保险结合的领域。

AI医疗方面,蔡达建称,高特佳也在关注,但不会轻易介入。因为这里面真正能做了认知计算和分析的,真正有价值的企业并不多,很多都是“蹭边的”。

爆发点

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陷入困境时,AI医疗来了。

IBM的沃森,最初进入人们视线的是决战围棋高手。2011年,美国热门电视智力问答节目——《危险边缘》中,IBM的沃森机器人战胜了该节目史上最强的人类对手,名噪一时。

沃森肿瘤真正出现在中国是2016年8月,IBM和杭州一家科技公司展开合作。直到今年上半年之前,沃森肿瘤进入医院的工作进展缓慢。IBM一位人士称,IBM总部高层非常着急,IBM总部将中国看作是未来最重要的医疗市场。

在今年美国一次会议中,百洋集团创始人付钢与IBM高层有了接触。3月份,百洋和IBM达成中国独家代理合作战略。业内人士称,IBM最终看上的是付钢曾经将一款钙片做到12亿的销售神话,且这一神话至今还在延续。百洋业务覆盖的全国上万家医院,也是IBM最满意的地方。

百洋是全国最大的民营药品分销商,也是一家多年前已经涉足大数据、智能软件开发的医药集团。百洋的医院渠道,迅速将沃森肿瘤推至高点。

爆发点在沃森肿瘤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的数据。专家做的治疗方案和沃森给的方案进行比对,得到的结论一致率超过96%。沃森肿瘤的相关信息迅速发酵,相关业务也开始迅速在其他医院中复制。

付钢称,他们前期觉得全国有500家医院适合开展沃森肿瘤国际会诊中心。目前,沃森肿瘤的院外会诊中心已达100多家,医院的会诊中心达20多家。

AI医疗开始迅速升温。最近两个月,国内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入局。

在人工智能领域,据刘宗宇透露,医疗领域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按领域划分所获投资数额分布,其中医学影像与诊断、医学研究、医疗风险分析和药物挖掘四个方面吸纳投资总额超过80%以上。

在这背后是一个千亿美元市场的故事。清华x-lab健康医疗创新中心主任钟宏称,预计今年年底,中国医疗人工智能的产业的市场容量将达到100亿,2018年将翻番达到200亿。

在2011年,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公司的融资交易只有10起。到2015年,这个数字达到了60起。业内人士称,到今年底(2016还是2017),或超过100起。

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称,未来引领世界经济的,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有三大领域密不可分。第一个领域,健康领域,未来谁做健康谁就有好日子过。第二,新能源领域。第三,智能领域。如果将第一和第三结合,或将是最重要的经济领域。

刘升平称,AI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也相当于跟工业结合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前面几次工业革命中国没赶上,但是第四次,中国不会缺席,就目前看,AI在全球来看,发展最好的是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的学术界来看,中国人水平其实跟美国很接近。

刘升平预想,AI在国内发展几年后,将百花齐放,不会出现几个巨头垄断的格局,因为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领域非常广。

布局者们

8月初,腾讯发布人工智能医学影像产品——“觅影”用于早期癌症诊断。此前腾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包括在2016年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投资碳云智能。2016年4月,碳云智能(iCarbonX)获得腾讯等1.55亿美元A轮投资。

目前,已公开的项目包括:早期食管癌智能筛查系统、早期肺癌筛查系统、糖网智能筛查系统、宫颈癌筛查智能辅助系统、乳腺癌淋巴病理筛查系统、乳腺癌智能筛查系统、智能辅助诊疗系统。早期食管癌智能筛查系统已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开始预临床试验,据称准确率达到90%。

7月初,阿里携手万里云正式发布“Doctor You”AI系统,主攻方向是医学影像诊断领域。

同在7月,百度宣布开放运算平台。一位内部人士透露,百度医疗已经在和一些医院合作。

目前,百度所有的业务都在从认知计算、深度分析方面融合和切入。在医疗方面,百度人士称,不久将会有大动作。

BAT加码AI医疗之前,一些细分领域的AI医疗企业已经深耕多年。如云知声、科大讯飞、惠医惠影等。刘升平透露,2010年公司成立时就开始涉足AI医疗。云知声是国内最早与三甲医院合作,推出语音病例的公司,随后切入音像领域。刘宗宇透露,云知声在门诊、手术、影像多场景电子病例采集方面,识别率达到98%。科大讯飞也逐渐通过语音平台逐渐切入医疗领域。科大讯飞在门诊语音电子病例采集方面,识别准确率达到97%。

国际科技巨头也在AI医疗下注。

2016年9月,微软(Microsoft)成立Hanover项目,目标是将人工智能算法应用于医疗健康领域。该项目的核心技术与沃森相近,即在肿瘤方面通过机器阅读文献获取信息应用于基因分析;在慢病管理方面通过机器阅读EMR(电子病历),将所获得数据用于慢性疾病发展建模。目前关于Hanover公开披露的消息非常有限,具体项目进展暂时无法得知。

谷歌方面,Calico、Verily和DeepMind是其中涉足健康领域的子公司。2017年7月25日,Verily对生命科学初创公司Freenome进行投资,开发早期癌症检测技术。

Google Research旗下 Google Brain的Healthcare组,将机器学习算法应用于计算机视觉,用于开发工具帮助医生识别眼部病变和进行病理学分析。该团队合作机构包括UCSF、芝加哥大学医学院以及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医疗是IBM最为重要的布局。沃森肿瘤(Watson for Oncology,WfO)项目始于2012年,先后与MSK癌症中心和MD Anderson签订协议,2017年与MD Anderson中止合作。沃森通过为这些机构提供癌症诊疗方案,并由此获得癌症病例数据对沃森系统进行训练。截至2017年3月,WfO与11家医疗机构保持合作关系,沃森基因(WfG)与24家医疗机构有合作关系。

亚马逊,2017年七月其招聘网站出现“a.1942”关键词,岗位描述为“特殊项目”组,在网络上公开后引起广泛热议,但亚马逊随即删除相关信息。

1942是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年份。2017年3月,早期癌症诊断公司Grail B轮融资9亿美金,其中投资者就包括亚马逊。

医疗界认为这是亚马逊进军医疗卫生行业的一个重要信号,据医药界相关人士称,“1942”项目是亚马逊的一个秘密研究中心,主要关注方向集中在电子病历(EMR)和远程医疗,让病人和医疗服务提供者更方便地获得医疗数据。

不过,业界多认为,目前从认知上评价的话,能达到临床应用的认知治疗只有IBM。

人工智能现在主要在三个阶段应用。前端是诊断:确定这个病到底是什么,这个部分最热门的就是影像的诊断,这是相对技术上最容易的部分;中间叫决策支持系统。即决策由医生下,人工智能只是支持给医生以建议和参考;另外一个是治疗决策系统。

付钢称,目前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围内还是非常初级的水平。

谁主沉浮

在AI医疗领域,单有技术是不行的。算法、大数据、超级计算能力,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的三个支柱。

刘宗宇称,数据量的上涨、运算力的提升和深度学习算法的出现极大地促进了这一轮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

刘宗宇介绍,算法框架现在谷歌、百度已经全部开源,中国的人工智能工程师也可以使用这些开源算法,针对于自己所需要的应用领域继续研究。目前美国的一些先进算法国内的一些工程师很容易去使用。超级计算能力,花钱就可以买到。

这两个方面得以解决后,那么剩下的、最重要的也就是大数据。每个场景、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其独特的数据,人工智能想要产生真正价值,必须要和应用场景结合,如何从广阔的数据里面得出结论,才是真正的核心。

目前,医疗数据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数据,禁止买卖。在此情况下,国内、国际AI各企业纷纷选择和国内医院合作,以此来获得数据。

付钢称,AI在医疗方面的应用有三个部分,辅助诊断、决策支持系统、手术支持系统。沃森现在做的中间这段,未来前端和后端,将会由大型设备公司唱主角。目前,沃森只启动了癌症肿瘤领域,未来百洋用认知计算的技术,改变与IBM的合作,进入到更多的疾病领域,不仅仅是癌症。据了解目前百洋已经与国内数十位疾病领域的专家达成合作。

目前,沃森肿瘤系统里没有中国的病例数据。

刘升平认为,中国的AI企业与国际巨头们的水准,未来不会再出现代差感,或将更具优势。

今年7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该规划称,到2020年,中国技术和应用层面的人工智能企业要达到和世界先进水平同步;到2025年,中国的基础理论有重要突破,技术和应用层面的人工智能企业要接近国际领先水平。2030年,基础、技术和应用全面突破,中国成为世界人工智能的创新中心。刘宗宇认为,伴随着国家发展规划,未来中国将会成为AI大国,而医疗将是未来的黄金领域,或许很快,本土AI医疗企业将遍地开花,资本也将开始新一轮的押注和游戏。

在这一轮新的游戏中,BAT会继续领先吗?

医疗业内人士称,技术飞跃了之后,传统行业的关键项变了。“以前互联网谁流量越大谁越赚钱,但是人工智能它不是流量最大化。”

在付钢看来,医疗要应用,不仅仅要知道怎么做,还要知道为什么,说不清楚为什么,法理上是通不过的。必须很懂医疗的人推动,才有可能实实在在起到作用。

互联网公司在上一波互联网的浪潮里风生水起,但是在目前,这个领域的一线企业都是传统的信息科技公司。

实际上,中国的一些传统科技企业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据本报了解,东部一家电视厂家已经开发出一个手术支持系统,它可以把肿瘤的各个维度细节,都很清晰地模拟出来,让医生的手术更加精准。

责任编辑:徐菲菲

2011-2017 Copyright © 古都网 京ICP备110325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