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科技资讯网--有厚重深度的科技新媒体平台!

关于我们 合作联系:QQ:496261302

古都科技资讯网

乐视的迷雾尚未散去,孙宏斌又走进了新的谜团

时间:2017-07-11 15:32:27    作者:首席人物观    来源:首席人物观

“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这是首富王健林今年1月在清华大学放出的金句。6个月后,万达旗下13个文旅项目和76家酒店,被孙宏斌以631.7亿元的价格买走——后者清华毕业,以激进胆大著称。

这似乎是个有趣的巧合。

不过,时间回到1985年,当孙宏斌从清华硕士毕业时,入伍十余年的军人王健林正在辽宁大学攻读党政专修班,大概谁也没有想到,32年后的7月,他们会穿着类似的白衬衣,坐在谈判桌前,宣布一笔631.7亿元的巨额交易。

这两位商人的命运,是如何辗转起伏最终交汇的?

起源

孙宏斌和王健林的事业,都发源于1988年。

他们都是被时代卷入商业大潮的人。

当年的下海热潮丝毫不亚于如今互联网创业的热度,即使没有全身而入,不少体制内的人也会利用周末兼职。

上海就出现了“周六工程师”——他们周末活跃在江浙等地,为工厂提供技术顾问。局势倒逼着国务院那年下达文件,允许科技干部搞兼职。

清华硕士孙宏斌本来就职于北京一家安稳的科研机构,1988年,他看到联想公司首次公开招聘大学生的消息,辞职加入。

1988年初,转业干部、大连市西岗区办公室主任王健林沉浸在得子的喜悦中。16岁就入伍错过读书好时机的王健林,给儿子取名“思聪”,寄予他能有不一样的人生。

不过,王健林先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这一年,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负债149万濒临破产,区政府希望有人收拾烂摊子,王健林接手了。他办理了停薪留职——万一搞砸了,还能回机关继续当处级干部。

住宅开发公司的条件很糟糕。公司20多人挤在一栋接近废弃的楼里,办公室楼下就是锅炉房,常年有飘落煤灰,员工们下班时鼻孔总是黑的。

王健林披着军大衣就去上任了。他搬出部队那一套:

”我们这个集体,我决定了你若不做,就罚款;对工作的基本要求就是令行禁止。”

公司在当年实现了盈利,第二年又接下大连旧城改造的工程,收益千万,成为王健林的第一桶金——2016年他在《鲁豫有约》称,1989年的1000万,相当于现在10个亿都不止。“如果人生连这个目标都达不到,做这一行就算白混。”

图:王健林旧照

图:王健林旧照

王健林凭借地产在大连崛起之时,孙宏斌在柳传志麾下也如鱼得水。

这位年轻人很快成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的掌舵者,1989年他创造了2个月建立13家独资分公司的历史,年底销售额2400万,柳传志评价他:这是一个少见的能一眼把行业看到底的人。

他止步于狂妄。

导火索是企业发展部内刊《联想企业报》登出了部门纲领,第一条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加上联想内部派系斗争、孙宏斌部门抱团严重、财务不受集团控制等外力,1990年5月,孙宏斌被柳传志一手送进了监狱。

当时,孙宏斌的儿子孙喆刚刚4个月。

差距

孙宏斌在狱中蹲了4年。

那是王健林带着万达快速完成原始积累的4年。

1992年,王健林争取到大连第一批股改企业名额,把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改制成为大连万达房地产集团公司——那年,薄熙来开始出任大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考虑到时间巧合、王健林又有政府工作背景,外界对于两者关系一直有猜想。

薄熙来出事后,王健林接受媒体采访,称万达不是走人脉的企业,“他(薄熙来)将来如何处理,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此后多个场合,王健林反复强调“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原则,称自己的偶像不是红顶商人胡雪岩,而是汉武帝。

不管是否有当时官方助力,王健林确实抓住了1992年的时机。

那年,邓小平南巡,发表著名的“黑猫白猫”讲话,推进市场化改革。以南部沿海地区为首,市场经济迅速崛起。

王健林把眼光投向了大连之外。1993年,万达开发了广州番禺的侨宫苑项目,成为中国首家跨区发展的房企,此后几年,成都、长春陆续有了万达的身影。

他也开始涉足地产之外的业务,比如足球。

1994年,王健林接手大连足球队,广为流传的版本是,他曾经提着成箱现金到赛场,用最直接的物质奖励鼓励球员。

图:王健林被拍到在场边观赛

图:王健林被拍到在场边观赛

至于王健林接手的原因,《中国足球俱乐部内幕》的版本是:1994年联赛刚开始时,大连队曾面临困境,市长薄熙来亲自决定,万达集团接手大连队。

不过,6年后,万达就退出了足球业务。《地产Show》杂志分析,王健林可能嗅出了什么不好的味道,也有球员受访时猜测,可能是薄熙来希望徐明来接手。

但刚接手球队之时,王健林绝对是是大连的风云人物。

他盖起了几万平米的万达大厦——这是他在1990年立下的目标。当时,他跟朋友去香港,住在君悦酒店,酒店11层有花园和游泳池,能眺望维多利亚海港,周边还有君悦酒店式公寓、海景酒店、写字楼,豪华优美。

对于长居东北的王健林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新世界。

“我这一生做生意的目标就是要奋斗,要有这么一栋楼”,王健林当下说道。当时,他下海不过一年多,朋友们不以为然。但短短四五年后,梦想就变成了现实。

不过,财富、地位、圈子,对于刚刚出狱的孙宏斌来说,这些都很遥远。

1994年3月,他走出监狱大门,一无所有。18天后,他找到柳传志,在北京新世纪饭店顶层的川菜馆里,这位傲气的年轻人道歉了,表示自己打算去做房地产代理生意。

两人就此和解。柳传志为孙宏斌后来创办的顺驰,提供了50万的资金支持。

至此,孙宏斌与王健林踏入了同一个商业圈。但此后多年,两人业务并无交集。

平行

孙宏斌主做住宅地产,王健林主做商业地产,可以说,他们在平行的赛道上。

王健林的转型是从2000年开始的。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形势开始发生变化,加上最早与王健林一起创业的两个员工得了重病,救治费用花了300多万,激发了王健林的现金流危机,2000年5月,万达决定向商业地产转型。

起初并不顺利。最难啃的骨头是沈阳万达广场,万达在3年内被告了222次,房子多次拆了重建,耗费9亿多。

这是王健林交的学费,他为转型设定了5年的时限,结果,4年后,上海五角场项目取得成功,之后,万达广场项目就走上了顺路。

赚到钱的王健林有了心情办画展。

他不抽烟不喝酒,没有夜生活,每天5点半起床,最为人所知的爱好就是收藏——一个可以顺便获得收益的项目。2003年,在收集了吴冠中70多幅藏品后,他筹备了一场画展。

相比之下,当时带着顺驰一路狂奔的孙宏斌可没有这些闲情雅致。

2002年,顺驰在天津实现10亿销售额,开始向全国扩张,屡屡成为“地王”。2003年,孙宏斌旧案重审,他被判无罪。同年,他在莽山会议上向上百家地产商宣布:“顺驰地产的销售额将来要超过在座的各位,包括王总(王石)”。

随后,他启动黑马计划,继续在全国疯狂拿地。到年底,顺驰销售额45亿,比万科少18亿——头一年,两家差距是30亿。

但这辆超速的赛车随后失控。2006年,因资金链问题又寻求上市无果,孙宏斌以12.8亿的低价卖掉了顺驰55%的股份。

他消失了一段时间,据友人回忆,那段时间他经常唱《一无所有》。

另一条赛道上,王健林春风得意。

他在2004年开辟了院线业务,为万达的商业帝国增加了想象力。

2006年,他与福布斯富豪榜首富黄光裕拍了一张喝茶的照片。

图:黄光裕(左)和王健林

图:黄光裕(左)和王健林

这年,王健林连富豪榜榜单前十都没挤进去,但这不妨碍他连办了两场艺术展,其中,杨廷文画展上的70多幅画作,全部被万达收购,总价超过5000万。

于是,两条赛道,一个像夏天,一个像冬天。

交集

2013年,当王健林以860亿净资产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时,孙宏斌带着融创也迎来高光时刻——这一年,他以21亿拿下农展馆地块,成为名震京城的“地王”。

图:孙宏斌因“地王”成名

图:孙宏斌因“地王”成名

地王之外,孙宏斌的另一个标签是并购狂人。

从2011年开始,融创中国先后试图并购绿城、佳兆业、雨润,但几门亲事都以失败收场。

孙宏斌因此多了一些坏名声。2014年,宋卫平绿城在与融创的纠缠中感慨:我将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

但失败的并购案里也有利好。绿城之后,融创中国扩大了华东版图,佳兆业之后,融创中国在珠三角一年拿下了10个项目。而这些区域,原本都是被收购对象们的地盘。

更让人咋舌的是快。比如乐视,这笔150亿元的投资,从双方接触到谈判敲定,孙宏斌只花了36天。

事实上,正是融创对乐视的投资,让孙宏斌和王健林的商业版图首次有了交集。

今年5月,乐视体育公布8亿融资,万达是A轮领投,A+轮跟投方包括王思聪的普斯投资。

于是,在贾跃亭以专注汽车业务为由远走美国后,乐视这盘扑朔迷离的棋局里,除了接盘侠孙宏斌之外,又多了王健林父子的身影。

现在看来,那场交集只是预热。

2个月后,孙宏斌和王健林坐在谈判桌前齐齐亮相——但相比与乐视牵手后那场正式发布会,这笔 631.7亿的巨额收购,显得有些随意,两位当事人甚至连领带都没有系。

关于这场交易,昨天,王健林解释,转让项目能大幅降低万达商业的负债,并进一步实现轻资产化运营。回收资金将全部用于还贷,计划今年内清偿大部分银行贷款。

而融创中国在今天的公告中称,购买万达项目,是因为“可售面积约占总建筑面积的84%”,也就是说,专注住宅地产的孙宏斌,其实看中的还是万达文旅、酒店项目里的住宅部分。

但让人意外的疑点还有很多:

上周王健林还在邀请媒体为文旅城造势,为何转手就卖掉13个项目?

交易昨日(7月10日)才公布,7月31日前就要签订详细协议,尽快完成付款、资产及股权交割,涉及13个文旅城76家酒店的巨额收购,时间为何如此仓促?

今天早间,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双方协商的第四笔款项支付方式为:万达通过指定银行向融创发放296亿元三年期贷款,随后,融创向万达支付295.75亿的最后一笔收购款。万达为何要借钱给融创,再让融创把自己收购?

而就在昨天,孙宏斌还表示,此次交易涉及资金完全来自融创自有,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账上还有900多亿元现金。为何一夜之隔,就变成了向万达指定银行贷款296亿支付第四笔款项?

万达卖项目的目的之一是降低负债率,但根据媒体报道,融创此前净负债率为121.5%,经过多轮并购后,负债率已经攀升至200%,接盘之后,融创本身是否存在风险?

……

对于这笔交易,坊间猜想还有很多。可以确定的是,孙宏斌与王健林的这场交汇,还会有更多头条产出——参考此前乐视的案例就知道了。

乐视的迷雾尚未散去,孙宏斌又走进了新的谜团。昨天与王健林的那张合影中,孙宏斌神情严肃,嘴角紧锁,丝毫不见买买买之后的亢奋。

真相究竟如何?孙宏斌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首富?这些问题只能交给时间了。

责任编辑:张斌

2011-2017 Copyright © 古都网 京ICP备1103255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88号